《母爱创伤》:所有无爱母亲的共通特徵就是,不承认母女界线的存

阅读(742)
设定界线——
「我本来不相信自己有说『不』的权利。」

非防御性沟通能有效地平息冲突,或转移纷争的焦点。无论面对多幺激怒人的言论,妳都能冷静自持地回应。不过,为了最有效地翻转关係中的权力结构,妳不只得使用非防御性沟通技巧,还必须定义自我的需要与要求,并与母亲进行沟通。这代表妳得学会设定界线,也就是规範妳俩关係的各种限制与规则。

想像妳住在一栋没有门的房子里,窗户没有玻璃,后院也没有围篱。一旦少了这些保护自我空间、隐私与安全的界线,妳一定觉得既赤裸又脆弱;妳这辈子身处母女关係中的感受,大约也是如此。所有无爱母亲的共通特徵之一就是:不承认母女界线的存在。她们假定自己的需求比女儿重要,其中有些需求甚至会在跨越个体界线后,侵害妳的身体,并将她们的判断、需求、意见与偏好,强加于妳身上。她们全面接手妳的生活,并坚称好女儿就该听从母亲的安排。

不过,只要设定界线,就能改变一切。妳不但藉此得以定义自我的身体与情绪空间,还能真正主导自己的生活。所谓「身体界线」,代表容许他人在妳面前或屋内所做的行为。「情绪空间」定义的则是容许他人对待妳的方式。透过写信的练习,女儿能逐渐理解区分自我及母亲情绪的方式,但实际尝试时,要将妳与母亲的各种作为及情绪反应区分开来,仍有困难。

情绪领地辨识

以下列了几个问题,帮助妳确认自己受母亲情绪掌控的程度:

妳仍觉得必须为母亲的感受及需求负责吗?妳是否仍将她的感受与需求,看得比自己重要?妳仍会因为母亲难受,而跟着难受吗?

如果至少有一个答案是肯定的,代表妳的情绪界线不够稳固。妳仍住在由母亲统御的情绪领地内,而非自己的领地。

一旦女性从小就被教育要以母亲的感受与需求为优先,情绪边界脆弱也是意料内的事。如果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妳会觉得在母女之间划定界线是错误的,甚至没听过这种事。不过,只要这幺做了,妳的情绪世界就有了必要的门窗及围篱,才能藉此展开妳渴望的独立人生。

妳不必为母亲的生活、心情、感受或看待妳的扭曲观点负责,以上这一切都属于妳的母亲。无论妳感到多内疚,都得记住,妳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在母女生活之间划定界线。

这项任务极为重要,因为只要妳仍把焦点放在母亲身上,就不可能了解自己是谁,或者内心真正的渴求。妳把时间都花在揣测她的需求、反应和可能使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于是挤压掉探索自我欲求,及说出「我想要」、「我比较喜欢」和「我其实这幺想」的空间。对于女儿而言,一旦习惯针对母亲的需求做出反应,往往会觉得选择担任被动角色容易许多,但也因而忘记了拥有独立身分的感受,甚至从未发现有这个可能。

为了完成个体化的目标,成年女儿的关键任务就是成为掌握自我的女性。但如果妳从未允许自己去尽情探索内心的欲望、表现独特才华,并真正爱其所爱,这项目标就永远不可能实现,除非能好好地划定自我界线,妳才能在其中统御一切。假如直至今日,妳都把这项目标当作不可能实现的幻想,那幺,请让我向妳保证,只要将母亲纠缠着妳的触角拿开,一切都不再是幻想。

划定界线

妳必须透过四个步骤来设定界线。实际执行不但需要勇气,还得让内在情绪与外在行为彼此配合。但我向妳保证,结果绝对值得。

第一步:确定妳要什幺

如果妳是个界线不明确的人,请花点时间仔细想想:在母女关係中,对方的哪些行为对妳来说是可接受的?又有哪些行为会让妳觉得被入侵、被看不起、被抹消价值或感到无力?面对母亲的需求,妳愿意回应哪些?不愿回应哪些?其中的界线应该在哪里?妳愿意付出到什幺地步?

妳有权决定两人相处时的行为界线。母亲帮妳设计新髮型可以吗?她来找妳之前要先打电话吗?没有急事的话,可以深夜打电话来吗?当她到妳家时,可以随手拿起桌上的信件来读,或者翻看妳的抽屉或冰箱吗?妳会介意她没先问就借走妳的东西吗?她可以改变妳的衣柜收纳逻辑吗?可以看妳的手机简讯吗?妳可以在自己的领土内设定规矩,内容完全遵照妳的个人需求与意志。

请记住,妳永远有权要求别人尊重妳,有权在面对不公对待与批评时,提出抗议,而且必须在个体边界内主张这些权力。妳的母亲不该威胁或透过言语羞辱妳,更别说大吼大叫。妳有权要求她停止批评妳及妳的亲友,也有权要求她别自以为是地乱给建议。妳不需要为了她的问题或负面心情,承担额外的罪恶感与责任。

如果在準备将需求告知母亲的过程中,妳觉得内心不够笃定,仍有所犹疑,回头再读一遍妳的权利宣言。妳是一个拥有各种选择与选项的成年人,只要列出母亲的无爱行为,并确保不再受其伤害,就能离真正的自由再近一步。一旦妳让自己和那些行为保持距离,就是在设定界线。妳不需要一次将所有界线都设置到位,我也不建议这幺做,最好一步一步慢慢来。但无论如何,妳都得先搞清楚自己的需求。

第二步:透过立场声明,向母亲表达意愿

设下的界线不能只有妳自己知道。妳必须清楚地让母亲了解,妳们的关係现在必须设定一些新的基本规则,并在她犯规、使妳不舒服,或提出一些妳根本没兴趣的要求、命令或偏颇定见时,出言提醒,界线才有意义。妳必须透过「立场声明」,设定界线。

「立场声明」是一种用来直接表达需求的非防御性语言,句子开头通常如下:

我不再愿意……我愿意……我无法再接受妳……妳不可以……我需要妳开始……

实际运用的例子如下:

「妈,我不再愿意听妳抱怨爸了。我希望妳去找别人讨论这些话题。」「妳不可以批评我丈夫。」「我无法再接受妳在我家喝酒,或在我孩子身边喝酒。」「我不再愿意每週日跟妳见面。我们可以一个月约一次,但其他时候,我希望妳自己安排週日活动。」

妳不用道歉、解释、试图将一切合理化或低姿态恳求,只需精準到位地说出妳的立场声明:什幺可以?什幺不可以?那些才是沟通的重点。

第三步:準备好回应方式,并实际运用

如果我们身处完美世界,一旦妳表达了个人意愿,母亲就会立刻抱着妳说:「没想到我之前让妳如此困扰,我一定改!」此后妳就能拥有一段完美的母女关係。不过在真实世界,与无爱母亲拉锯的过程可不会如此简单。母亲一定会在发现妳试图设置边界时大感震惊,毕竟她很少(或从未)看过妳立场坚定的模样,大概也假定妳不是这种人,当发现妳获得的全新力量时,她一定会倍感威胁,并想要反击。

因此,就跟之前练习非防御性沟通技巧一样,面对她可能会说出的话,妳一定要有所準备,并练习可能的反应。但这次的重点在于坚定立场,以免被捲入替自我行为辩解及解释的迴圈,此外,也要避免自我批判。以下是几个例子(在本章的后面,还会提供更多例子):

    「为什幺现在要这样?妳以前并不觉得困扰呀!」
    「其实我一直为此困扰,妈。只是以前不敢说什幺,但我不会再接受……」「妳被什幺影响了?」
    「我只是变得更有勇气,看得也更清楚了,妈。我不会再忽视、原谅或接受妳的越界行为,也不会再为妳找藉口了。」「是谁在背后怂恿妳?」
    「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妈。我已经思考很久,不再愿意接受现状了。」
第四步:确认合理的退场方式

妳的母亲可能会抗拒或拒绝尊重妳所设定的界线,如果她反应不佳,妳必须规划好回应的说词或作法。我不是要妳惩罚她,重点在于远离她的伤人行为,毕竟一旦妳设下界线,就代表不再接受母亲的特定行为。

为了保护妳不再受那些行为伤害,并向妳及母亲证明自己意志坚定,妳必须与那些行为保持距离。那幺,该如何将母亲推到安全距离以外?

一、首先,再次清楚地陈述妳的立场声明及界线。

二、如果仍无法获得应有的尊重,妳可以:

离开。要求母亲离开。挂掉电话。降低两人之间联络的频率。

当然还有其他可能的回应方式。请在思考之后,规划出最能让妳远离母亲恼人行为的策略。但我想强调,当母亲无法尊重妳的界线时,我之所以要妳与她的无爱行为保持距离,目的绝非报复、伤害或羞辱她,而是要妳考量自己的最佳利益后,採取行动。

事先规划行动细节,向母亲预告,并承诺自己将坚定执行——藉由这些準备,妳才能把想法清楚地向母亲表达,也才能确保自己言行一致。

妳无法改变母亲的行为,只有她能改变自己。但是,透过改变妳的个人行为,妳确实有办法改变母女关係。

相关书摘《母爱创伤》:这些成年女性内心都有个吓坏了的小孩《母爱创伤》:就像数千颗蒲公英种子,在妳心里植入母女关係的错误信念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母爱创伤:走出无爱的阴影,给受伤女儿的人生修复书》,宝瓶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苏珊・佛沃(Susan Forward)、唐娜・费瑟(Donna Frazier Glynn)
译者:叶佳怡

母爱创伤的孩子,终其一生都在问:
妈妈,妳爱我吗?
美国版《情绪勒索》作者苏珊.佛沃探讨「母女关係」力作。

本书特色

◎认清「无爱母亲」的五种典型:严重自恋的母亲;过度纠缠的母亲;控制狂母亲;需要母爱的母亲;忽视、背叛或打击孩子的母亲。

◎苏珊.佛沃博士向来擅长说出人们难以面对的真相,以及大家在「完美伴侣」与「快乐家庭」表象背后对待彼此的真实样貌。随着愈来愈多女儿带着母亲留下的伤口前来求助,以及自己在母亲过世后,对于这段母女关係所走过的疗伤经历,她决定陪伴因母亲没有爱人能力而受伤的女儿们,辨识母爱创伤,进而疗癒母爱创伤,修复母女关係,细细抚平那深触灵魂的伤。

◎妳深深受了伤,但妳可以帮自己疗伤:这个量表有助于釐清长久以来,「母女关係」对妳造成的影响。

妳是否:

不确定母亲爱不爱妳,并且在想到她可能不爱妳时,感到一阵羞愧?感觉必须为所有人的幸福负责,却独漏自己?相信母亲的需求、欲望和对妳的期待,比妳自己的想法重要?相信必须努力才能得到爱?相信无论妳怎幺做,母亲都会觉得不够?相信妳必须保护母亲,即便清楚她的所作所为正在伤害妳?只要不配合他人就会有罪恶感,觉得自己是坏人,尤其面对母亲时特别严重?不愿跟母亲分享生活细节与感受,因为知道她会拿来对付妳?感觉自己不停在追求他人的认可?无论有了多少成就,仍常感觉害怕、内疚、渺小?怀疑自己有什幺毛病,并怕因此永远找不到爱妳的另一半?不敢生小孩(前提是想生小孩),因为怕他们「会变得跟我一样一团糟」?

这些都是无爱母亲留下的伤,根源通常可追溯至妳的童年。但即便发现每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都请不要认定自己「完了」或「注定毁了」。藉由本书协助,妳可以立刻做出许多实际改变,改善人生。

《母爱创伤》:所有无爱母亲的共通特徵就是,不承认母女界线的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