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祥 不轻言放弃(一)

阅读(452)
罗志祥 不轻言放弃(一)

罗志祥的老少通吃,在艺人中算是特例。
老人家喜欢看他的快人快语主持风格,
年轻人喜欢他那高超的舞技,至于上班族则对他的演技称许不已,
但狮子座好胜的他曾一度快要沦落到主持午夜清凉秀,
但他不放弃、不退缩,「记取昨日种种的痛苦、才有今日甜美的果实」,
小猪的成功,来自于他的不轻言放弃!

当我知道这次的封面人物是小猪,我周遭的80 后小朋友全部都兴奋得要死,有的抢着要他的签名、有的说要跟我一起去採访,甚至连採访的录音,这些80 年后的小朋友全都想要,着实吓了我一跳。

横跨世代、老少都喜欢他

但六年级这个世代的朋友们,竟也用比较含蓄的line 方式,告诉我他们也想要小猪的签名,甚至想跟他聊天,看他拍戏、看他主持、看他跳舞,甚至连邻居的婆婆妈妈们,也想组团来看小猪,「唉呀你不知道,小
猪跳的舞好好看喔!他主持的节目也好好笑,如果我的女婿像他一样该多好!」小猪的老少通吃,我算是真的开了眼界。

我依稀记得1994 年小猪出道时的场景。那时候影剧圈当红的就是香港四大天王刘德华、黎明、郭富城、张学友,当时有个综艺节目叫「欢乐传真」,製作单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灵感,办了一个「四大天王就是你」模
仿大赛,有阿美族血统的小猪轮廓深邃,能唱能跳,模仿起郭富城维妙维肖,和其他三位模仿选手欧汉声(张学友)、陈显政(刘德华)和陈中威(黎明)脱颖而出,四个人组成「四大天王」的团体正式出道,那一年小猪还是个中学生。

大家都以为小猪是参加这场比赛才第一次登台演出,其实小猪的演艺生涯早在他五岁时就开始了,他生长在一个康乐队的家庭中,三岁他就看着叔叔打鼓,五岁就登台,随着父母在台北和基隆等地表演,更在六岁时和
爸爸一起参加了中国电视公司《六灯奖》节目的亲子歌唱大赛摘下亚军。我特别注意到罗志祥的英文名字就是「show」,而他的人生看起来就是一场精采的秀,出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更造就他天生的艺人特质。

虽然罗爸已经走了,但父母带他进这行的情分,小猪一直挂在心里,这次他特地用父亲的母语台语,来创作这首「惜命命」,他自己作曲填词,写的是父母亲年轻到老的爱恋故事,还请来3 位横跨世代的玉女掌门人来
诠释不同年纪的罗妈妈,其中阿Sa主演小猪青梅竹马的恋人,再由方文琳、吴静娴客串诠释阿Sa 的熟女与老年形象。

母语,打开熟龄市场

小猪与阿Sa 穿起制服在MV 中扮校园情侣,两小无猜模样完全无违和感,阿Sa 甚至对小猪说:「我以为你是80(1980 年)后出生的!」小猪笑答:「我都说我25 岁,广告才接比较多。」2 人原来2008 年要合作电影,开镜记者会都办了,却因投资方出问题而取消拍摄,这次终于在MV 合作,2 人直呼兴奋。

阿Sa 更因太入戏,在小猪打瞌睡一幕,神来一笔加戏亲吻他脸颊,短短1 秒镜头超有爱!而拍摄时突然有阵强风吹过,瞬间阿Sa 短裙被吹起,安全裤险走光,当时半蹲一旁的小猪冲上前以身体阻挡护花,让阿Sa 备感贴心,却又气又笑地说:「我差点就变玛丽莲梦露啦!」

「很多人担心我的台语讲得不够好、写不出台语歌的味道,其实我从小就跟在猪爸猪妈后头听他们唱台语歌,台语对我来说也是母语,我刻意用很简单的台语来道出一段轻鬆的爱情故事,其实我是有目地的啦!我希望我的长辈歌迷会因为我唱台语而变多!」唱歌归唱歌,小猪总在不经意的地方,显露出他对事业旺盛的企图心,而他的企图心,来自于出道后不久那段青黄不接的过往。

收视三冠王沦为票房毒药

年轻的男艺人总会遇到兵役的问题,「四大天王」也不例外。1999年四大天王因其中两位团员分别因不适应演艺圈的环境和兵役问题退出,因此罗志祥与剩下的另一名团员欧汉声另组团体「罗密欧」,当时「罗密欧」为踏足主持界而在解散后双双拜胡瓜为师。没想到后来「罗密欧」也因欧汉声的兵役问题而宣布解散,当时又卡到合约问题,让罗志祥面临了人生第一场重要的诉讼。

四大天王解散后、罗密欧解散前,小猪继续以个人的身份,在综艺主持、戏剧、及歌唱发展,用他从小在舞台上累积的个人独特的幽默搞笑风格获得主持棒,也累积了超人气,那个时期的小猪号称综艺小天王,因为当时他所主持的三个节目:《TV 三贱客》《少年兵团旗开得胜》和《台湾Who 怕 Who》都是收视冠军,成为「小猪三冠王」。

人生就是这样有起有落,谁知道收视率起来了,在综艺节目有了点成绩,小猪却刚好卡到了合约问题,三个收视率冠军的节目陆续停播,参与演出的电影《苹果咬一口》, 虽然有其他大明星参与演出,但受到票房奇
差的原因,令他蒙上「票房毒药」的恶名,加上摆脱不了三冠王时期搞笑扮丑的形象,小猪的演艺事业陷入了危机。

「那个时候签的是主持的时数约,就是你签一百个小时的主持约,他就先付给你一百小时的主持费,你就要把他消化掉,可是我手上的节目都停了,公司就要我去主持那种类似蓬莱仙山半夜的那种牛肉场清凉秀节目,
我那时候差点就要去主持了,可是我觉得那不是我要的舞台,我不想这样把自己给做砸了,我心一横,开口向朋友先借钱,我宁可不主持,把剩下的时数约折合现金还给公司,我那时候想,赌他一把,看自己能不能再站起来、再站上舞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