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公投怎幺投有讲究

阅读(707)

ECFA公投怎幺投有讲究

<> 从今年2月国民党政府提出要与大陆签订「经济合作架构协定」以后,民进党就坚决表示反对,不过,民进党似乎并没有发现,或者根本是故意忽视逻辑上的错乱,他们反对的理由之一竟然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东西,中国国民党却执意要签」,同样的道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东西」还反对个什幺劲儿呢?把一个「一个没有人知道的东西」交给公民投票,请问,人民要赞成什幺或是反对什幺呢?这不是「问道于盲」,就是把人民看成「庄孝维」。

<>
ECFA可不可以公投?只要承认公民投票是人民基本权利为前提,当然可以。所以,马总统5月28日在贝里斯谈及民进党要求ECFA交付公投之事,认为涉及主权议题才需公投,公投不宜太氾滥而表示反对,容有讨论的空间。不过,民进党以「不该剥夺人民决定的权利」固然有理,但是「马政府连澎湖是否设博弈事业,都要公投,对于ECFA不该有双重标準」的说法,又暴露了民进党不是无知,就是说谎的矛盾性格。因为,即使ECFA要交付公民投票,也是有讲究的。

<>
首先,从公民投票与民主表现来看,公投是否代表一个民主国家必然的民主程序?这点并无定论。像瑞士是世界上推动公投最频密的国家,但美国反而从来没有推动过任何一次「全国性公投」,我们能说美国的民主不如瑞士吗?所以公投与否并不能代表民主的深度与广度。

<>
其次,从今天全球民主政治的发展,普遍表现为「间接民主」、「代议政治」的形式来说,公民投票的精神不仅在于体现「由人民做决策」的本质,更重要的意义是「反对政府的政策」。也就是说,公投可以补充代议政治的不足,但却无法取代代议政治。

<>
然而,公民投票的实施,依其实施的条件分成「强制性公投」与「任意性公投」两种。「强制性公投」指得是国家推动的政策,或是国会通过的法律,必需要经过公投的程序,获得人民的支持,否则不得加以执行。通常「强制性公投」都会在宪法或法律上加以明订,例如我国现在的修宪程序,就由宪法明文规定,立法院所提出的「宪法修正案」,必须要交付公民投票,并达到「有效同意票过选举人总额之半数」的标準,宪法增修条文才算是「通过」。

<>
反之,若国家的政策、法律仅得允许「反对的人民」在法定条件下完成连署、提案的程序,然后才举行公民投票表决,这就是「任意性公投」。事实上,绝大多数民主国家都只将公投作为一种补充性的民主程序,且多採取任意性公投,让公投必须要经由一定的条件下才能推动。

<>
再者,既然公投的出发点是在「反对政府的政策」,公投的题目绝对不可以与政府政策方向一致,因为,公投的题目既然与政府政策方向一致,就代表了「支持」政府的政策,那还有什幺好公投的呢?

<>
因此,观诸离岛建设条例第十条之二规定:「开放离岛设置观光赌场,应依公民投票法先办理地方性公民投票,其公民投票案投票结果,应经有效投票数超过二分之一同意,投票人数不受县投票权人总数二分之一以上之限制。」,显然是一种「强制性公投」,也就是说,地方政府要在离岛设置赌场,是必需要经过地方的公民投票认可,才可以开始推动。而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的法规明订,政府推动ECFA,应先交付「强制性公投」,民进党的说词,显然犯了「不当类比」的谬误。

<>
平心而论,以目前〈公民投票法〉的制度设计而论,民进党这次就算想要推动ECFA公投,通过的机率极低,只是又一次的挥霍公投的口号,再一次消耗公民投票的能量罢了。马总统其实不必对民进党动辄诉求公投的政治谋略多费唇舌,ECFA要不要进行公投,让民进党去伤脑筋就好了。

<>
所谓「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马总统真正应该努力的是,全力结合府、院、党的机制,把ECFA对我国国家发展的利弊得失,向人民说明,并透过沟通化解不必要的疑虑。因为,一旦ECFA的公投案成立,还是要将ECFA做与不做的决定,交到人民的手中。如果马总统对ECFA有信心,那幺又何必担心人民的智慧与选择呢。

<>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