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公投之评估

阅读(839)

<>日前,公投审议委员会就ECFA公投一案举办公听会。会中,提案人黄昆辉主席表示,该公投案并非询问人民是否同意ECFA的内容,而是政府是否得到人民授权去签署ECFA;简言之,是关于ECFA的签署程序,而非内容。基此主张,黄主席反驳论者以公投法第二条第四项「预算、租税、投资、薪俸及人事事项不得作为公民投票之提案」排除ECFA适用公投的主张,并强调公投是人民的基本权利,不应被否定;其同时指出签署ECFA已在国内引发相当大的分歧与对立,对国内社会和谐及团结造成负面冲击,因此,面对此争议大的重要议题,应交由人民作为最后仲裁。

针对这样的说法,笔者认为,由于台湾已经是一个民主成熟的国家,在保障人民权利义务的同时,也更应该重视法治精神以及法律的稳定性,才不枉我国多年来推动实施民主的努力。因此,若如黄主席所言,其是就「ECFA的签署程序」提出公投案,则应回归到我国签署类似协定的规定及做法来审视提出ECFA公投的适当性。

从规定来看,依据两岸人民关係条例第五条第二项规定「两岸经济协议签署之后,必须将协议送立法院审议,经审议通过后,才能生效」,所以立院的监督及审议才是符合规定的做法。此外,在ECFA的协商过程中,行政部门亦固定就谈判进度、内容等向立院相关委员会报告,此亦符合国会监督之做法,而无反对者所言ECFA完全未受监督的情况。从实际做法来看,我国过去与他国签署类似协定时,亦未有交付公投的情况,而皆是採国会审议的方式;因此,实无为ECFA开特例之必要。

再从国际面来看,各国亦均未有将FTA交付公投以决定是否签署的例子。究其因,主要考量在于,FTA涉及一国对外贸易事项,内容相当专业且具技术性,因此,要将之交付公投,有其实际上的不可行之处,故各国均是以代议机关审议为主。

综上所述,不论从规定或实际做法来看,ECFA的签署皆仅须交付立法院审议,而无须交由人民公投。然若坚持以该协议关乎人民重大权益而要求交付公投,则不能不考量其可能产生的负面效益。因为,此举可能对我国未来与他国签订类似协议产生不利影响,即任何人皆可随时据此主张要求公投,使我国签订国际协定之稳定性受到质疑,进而影响我国之国际地位及国际诚信。更重要的是,我国法律的稳定性,以及公投之直接民主的崇高精神与美意,将可能在每一次的政治操作中消失殆尽,冲击我国民主发展,此为不可不慎之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