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创伤》:就像数千颗蒲公英种子,在妳心里植入母女关係的错

阅读(944)
了解真相的第一步
「我开始明白那不是我的错。」明明想拒绝,却总是答应母亲的要求。妳誓言捍卫自己的权利,却还是节节败退。妳找不到往前走的方法,无法掌握自己的人生,也不知如何走出母亲的阴影。

以上说词全都不合逻辑。理智上,妳也明白还有其他的选择。「我是成年人了,应该有办法拒绝和母亲午餐,而且不用被罪恶感淹没。」妳告诉自己,「我把朋友的午餐之约改期就不觉得有问题呀!明明是这幺简单的事,为什幺我就是做不到?」

其实是因为妳的反应已经被设定好了。女儿从母亲那里接收到的讯息,就像数千颗蒲公英种子,在妳心里植入了面对自我及母女关係的错误信念。如果是一段健全的母女关係,妳所接受的讯息应该包括:关爱,以及帮助妳建立自信、好好成长并成为独立个体的元素。

不过,实际情况往往相反。比起妳的需求,母亲更在意自己的需求,而且光是应付自己的烦恼就分身乏术。我们常见到无爱母亲将自己的伤人行为合理化,甚至将责任推到妳身上。我们也常见到女儿认为真是自己的错,于是即便在成年后面对母亲,仍会出现自我挫败的行为模式。妳被一组缺陷讯息进行了错误设定,导致无法以自身最佳利益为前提行动,反而将母亲的需求置于优先顺位。

那些讯息不只以语言形式传递,还会透过母亲对妳的作为及身体语言表达出来:叹气,不赞同地翻白眼,在妳顺从时露出微笑,或在妳不顺从时愤怒地保持沉默。这些来自她的指令及回馈无所不在,足以确保妳们之间的权力天平往她的方向倾斜,同时扭曲、限制了妳对自我认同、价值、优势及生存定位的认知。就算成年后与母亲保持距离,妳的人生样貌仍奠基于早期由她做出的设定。因此,在转换设定、改变母女关係,并重新了解自己及未来的可能性之前,妳必须先找出夹藏在那些讯息之内的谎言,才能一步步拆解原本自我挫败的设定。

这正是本章一开始要做的事。

这项工程非常具有影响力,也非常累人,必须一步一步慢慢来。首先,我们会聚焦于母亲针对孩子进行设定的运作过程,接着仔细检视其中最容易处理的元素:妳的信念。

进行「设定」的基本原则:从「妳」变成「我」

当母亲见到脚步蹒跚的孩子努力学习走路,于是脸上拉开微笑,一边伸手帮忙,一边说:「妳好棒!瞧瞧妳!妳在走路呢!妳已经是个小运动员了呀!」就在那一刻(以及之后数千个类似的时刻),许多讯息从母亲传递向孩子,而孩子也全面接受:「妈妈有注意我在做什幺,也很关心。她爱我。我很棒。我正在走路。」

对于依赖父母才能存活的小孩而言,全能母亲的微笑称讚意义深重,于是,为了获得类似的回馈,孩子会继续做出足以使母亲满意的行为。相对而言,母亲的严厉批判就吓人多了,孩子会因此深信:「如果让妈妈不开心,我大概就活不下去了。她可能会丢下我自力求生。」但无论母亲传递的是正面或负面的讯息,孩子都会全盘接受,并据此建立对自己的核心认知。母亲的「妳」,于是成为女儿的「我」。

所有孩子都是将讯息内化后,建立起最初也最深刻的自我信念。这些讯息多年来如同空气般存在于我们身边,我们本能地信以为真,从没想到质疑其真伪。假如我们从小受到了各种称讚及鼓励,那当然很棒,因为能据此形成「我既强壮又有能力」、「我是一个好人」、「我很有毅力」及「我很可爱」等信念。所谓信念,就是人们看待自己时,坚信不疑的观念、态度、期待和观点,无论其中对错。但无爱母亲灌输孩子的信念,却充满了谬误又具有高度毁灭性。

许多读者的母亲常透过描述「妳」,来反映自己的不满、批判和无助。「妳真自私。」「只有妳能把一切处理好。」「妳害我都不开心到病了。」一旦这些讯息被内化为信念,就不会只是安静栖息于妳体内,反而会触发许多痛苦感受。妳必须跟这些认定妳糟糕、粗心、自私又无能的信念对抗。妳会试图与这些声音争论,但又担心这些评论其实没错。假如没错又该怎幺办呢?妳会努力证明自己不是这种人,但大多时候仍痛苦不堪。妳觉得伤心、愤怒、愧疚、尴尬、忧烦、羞愧、尖酸、叛逆、糟糕、认命……总之,全是伤人的情绪。

然后呢?这些痛苦感受开始让人出现自我挫败行为。若妳的自恋或控制狂母亲让妳觉得永远不可能符合她(或任何人)的标準,这种错误信念会使妳失去安全感和自信心,甚至觉得低人一等又能力不足。此外,因为这些情绪,妳很可能在面对感情时设下过低标準,刻意不让自己拥有成功的好关係,或者在遇到好的工作机会时退缩,然后说服自己,反正最想要的工作已经没得到了,之后努不努力也没差,何必逼迫自己去面对更多的羞耻与失望呢?妳的脑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妳:「毕竟我永远都不够好。我毫无竞争力。」

那是谁的声音?是妳母亲的声音。为了符合谁的利益?她的。自恋的母亲不会明摆着告诉妳:「压抑自己好让我看起来比较体面。」控制狂母亲也用不着说:「赶快透过妳的失败来证明我是对的。」她所灌输的设定早已在妳体内运作,就算人不在场也一样。

当妳发现深陷类似自我挫败的行为中,可以确定背后一定有个运作机制:错误信念,创造出痛苦的感受;而为了迴避或减缓痛苦,妳会下意识地选择不健康的行为模式。

为了进一步解释此机制如何运作,以下提供更详细的例子。

错误信念的运作机制

一、身为孩子,妳会吸收来自母亲的讯息

打从妳还很小的时候,总是忧郁的母亲就告诉妳,「没有妳真的不行。这个家是靠着妳才没垮。妳真是为我奉献的小天使。」只有当妳(才八岁)为全家煮饭时,她才会露出微笑;又或者她明明窝在房里看电视,妳却得帮她打电话给主管请病假,才能得到她的称许。

二、妳会把早年接收到的讯息,转译为错误的信念

「只有我能让母亲快乐。我得透过『优良行为』让她感觉好一点,也才能赢得她的爱,甚至包括为她说谎。如果她不快乐,那就是我的错。我没有权利做想做的事,也没有抱怨的权利。我的工作就是照顾她。」

这些信念与妳及母亲的权利、责任和认同相关,于是透过错误信念,妳开始追求不可能达成的目标。但真相是:妳不必为母亲的幸福负责,也不可能治好她,只有她自己有办法。妳永远不可能成功。孩子不该透过「优良行为」来换取爱。妳本来就有权拥有童年和自己的人生,相信自己能放弃掉这两者,一点也不合理,更别说是毫无怨言地放弃了。妳真正的工作是建立专属于妳的人生,而母亲的工作是从旁提供协助。但如果妳的信念完全呼应奠基于母亲传递的讯息,而非基于理性真相,那妳此生的感受及行为都会染上错误信念的色彩。

三、错误信念,导致了痛苦的感受

妳想治好母亲,但不可能成功,于是,无论儿时或成年后,妳都觉得自己无能、愧疚、缺损、糟糕又羞愧,毕竟根据设定,妳应该要能达成目标。妳可能也会觉得烦忧、怨恨,然后又因为心生怨恨而羞愧,并因为努力想撑起全家时错过的童年生活,而感到难过。

四、为了缓解痛苦的感受,妳开始出现自我挫败的行为

为了减轻痛苦的感受,妳可能会做出各种尝试。若妳年纪还小,或许会觉得有义务花费大量时间,一次次地修补母亲人生中不对劲的地方。透过这项行为,妳能证明自己是个好女儿,也证明自己值得被爱。妳开始擅长在不顺利时假装一切都好,而非求助,因为妳深信求助只会暴露自己的弱点、缺陷和无能。

就算长大之后,妳仍对母亲的需求非常敏感,即便理性上知道没有必要,或努力也没什幺帮助,妳仍会百般不情愿地尝试符合她的期待。妳必须向自己、母亲及整个世界证明,妳充满竞争力、优秀,并且没有重大缺陷,而其中最快、也最熟悉的方法,就是去回应她的所有需求。

人类行为非常複杂,我并不是说所有忧郁母亲的女儿都会经历一模一样的运作机制(错误信念导致痛苦的感受,再产生不符合自身利益的行为)。每个母亲都有个体差异,女儿也一样,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只要追溯自我挫败行为的根源,妳就会发现,在负面信念及其产生的感受之下,确实埋藏了一层层妳从未意识到的设定。

信念与感受并非肉眼可见,但威力强大

一旦了解了信念、感受和行为的连结后,要打断这个循环机制就简单多了。确实,为了彻底改变女儿回应母亲需求与期待的方式,挑战内心的错误信念是关键的第一步,但实际做起来却会受到几个因素阻挠。首先,所谓信念,就是我们本质上信以为真的事实:地球是圆的,天空是蓝的,我身为女儿的工作就是放下个人喜好,全心让母亲快乐。我们长期以来将许多错误信念视为「真相」,根本没想过要去质疑,于是,信念成了现实,我们却没有意识到,那其实只是一面将视线染上颜色的滤镜。

更常发生的情况是,我们甚至辨认不出最令人困扰的信念,更别说形塑我们行为的各种痛苦感受。毕竟一切都藏在无意识中,相伴储存的还有各种冲动、情绪、思想、本能需求、恐惧、记忆和既存经验,并且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发挥影响力。总结来说,这些潜伏在无意识中的元素令人太不舒适,于是我们学会眼不见为净,以避免受到最噬人的羞耻、不安全感及恐惧所影响。

一旦稍微拉开布幕,露出隐于背后的内心世界,我们就会发现无意识的力量有多强大。就算妳有意识地尝试寻找自我,活在当下,无意识却仍驱策妳疯狂地疗癒过往伤痛。一次又一次,妳下意识地想找出「让妈妈爱我」的正确道路,不只反覆执行早已被设定好的行为模式,还会刻意寻找童年曾面对的类似处境,希望在重演过往时,得到更好的结局。

于是,我们通常是透过无意识设定在选择伴侣,设定自己被允许成功的程度,甚至限制自己足以拥有的人际关係及情绪幸福感的品质。

相关书摘《母爱创伤》:这些成年女性内心都有个吓坏了的小孩《母爱创伤》:所有无爱母亲的共通特徵就是,不承认母女界线的存在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母爱创伤:走出无爱的阴影,给受伤女儿的人生修复书》,宝瓶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苏珊・佛沃(Susan Forward)、唐娜・费瑟(Donna Frazier Glynn)
译者:叶佳怡

母爱创伤的孩子,终其一生都在问:
妈妈,妳爱我吗?
美国版《情绪勒索》作者苏珊.佛沃探讨「母女关係」力作。

本书特色

◎认清「无爱母亲」的五种典型:严重自恋的母亲;过度纠缠的母亲;控制狂母亲;需要母爱的母亲;忽视、背叛或打击孩子的母亲。

◎苏珊.佛沃博士向来擅长说出人们难以面对的真相,以及大家在「完美伴侣」与「快乐家庭」表象背后对待彼此的真实样貌。随着愈来愈多女儿带着母亲留下的伤口前来求助,以及自己在母亲过世后,对于这段母女关係所走过的疗伤经历,她决定陪伴因母亲没有爱人能力而受伤的女儿们,辨识母爱创伤,进而疗癒母爱创伤,修复母女关係,细细抚平那深触灵魂的伤。

◎妳深深受了伤,但妳可以帮自己疗伤:这个量表有助于釐清长久以来,「母女关係」对妳造成的影响。

妳是否:

不确定母亲爱不爱妳,并且在想到她可能不爱妳时,感到一阵羞愧?感觉必须为所有人的幸福负责,却独漏自己?相信母亲的需求、欲望和对妳的期待,比妳自己的想法重要?相信必须努力才能得到爱?相信无论妳怎幺做,母亲都会觉得不够?相信妳必须保护母亲,即便清楚她的所作所为正在伤害妳?只要不配合他人就会有罪恶感,觉得自己是坏人,尤其面对母亲时特别严重?不愿跟母亲分享生活细节与感受,因为知道她会拿来对付妳?感觉自己不停在追求他人的认可?无论有了多少成就,仍常感觉害怕、内疚、渺小?怀疑自己有什幺毛病,并怕因此永远找不到爱妳的另一半?不敢生小孩(前提是想生小孩),因为怕他们「会变得跟我一样一团糟」?

这些都是无爱母亲留下的伤,根源通常可追溯至妳的童年。但即便发现每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都请不要认定自己「完了」或「注定毁了」。藉由本书协助,妳可以立刻做出许多实际改变,改善人生。

《母爱创伤》:就像数千颗蒲公英种子,在妳心里植入母女关係的错
上一篇: 下一篇: